<noframes id="nftvl"><span id="nftvl"><nobr id="nftvl"></nobr></span>

          <noframes id="nftvl">

              <address id="nftvl"><listing id="nftvl"><menuitem id="nftvl"></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nftvl"></form>

                  貝索斯的《華盛頓郵報》該如何做好數字報紙?

                  廣告:UCloud年度大促

                  亞馬遜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在8月初以2.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久負盛名但近年陷入經營困境的《華盛頓郵報》。在之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貝索斯曾表示“如果接受亞馬遜的商業理念,《華盛頓郵報》就會取得成功”。

                  那么,貝索斯所謂的亞馬遜商業理念究竟指的是什么,《華盛頓郵報》是否應當順應數字化大潮而痛下決心關閉自己的紙質版刊物呢?

                  對此,英國《衛報》長期撰稿人Fréderic Filloux日前就以“貝索斯的《華盛頓郵報》迷局”(The Washington Post: what should Jeff Bezos do?)為題對這一傳統紙媒的未來發展進行了一番剖析。在他看來,盡管《華盛頓郵報》曾在過去取得了輝煌的成績,但在數字化大潮襲來的背景下,該報應該逐漸停止發行紙質版、徹底走向移動化,尤其是效仿其他紙媒一樣針對平板設備進行優化才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華盛頓郵報》應該徹底停止發行自己的紙質版刊物嗎?

                  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并不能簡單的以一個“Yes”或者“No”來蓋棺定論。因為在我們看來,雖然隨著科技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們已經開始擁抱數字生活,但無論在華盛頓、倫敦還是巴黎仍然擁有著為數眾多的紙質媒體訂閱用戶。

                  這部分人身上有兩個最為顯著的特點:第一,他們愿意為確保報紙每天按時送到自己家里而支付高昂的費用,這一點從近年來水漲船高的送報紙價格上就可見一斑。在另一方面,這部分用戶也幫助傳統紙媒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廣告營收下降所帶來的影響。第二,傳統紙媒用戶相比在線訂閱用戶能夠為公司帶來高達10-15倍的單位廣告收入。

                  那么,這一情況還能夠持續多久呢?在我看來,五年或許是一個比較合理的預計。在此,我們不妨簡單看一下當前《華盛頓郵報》的版面分布情況。

                  面對這樣一個依舊處于“舊石器時代”的版面布局,我們實在很難對印刷版《華盛頓郵報》的未來抱有足夠的信心。對此,我們建議貝索斯利用諸如“創新媒體咨詢”(Innovation Media Consulting)等久負盛名的業內設計公司對其版面進行重新設計,以進一步迎合新時代訂閱人群的閱讀喜好。與此同時,《華盛頓郵報》的設計工作者也應該從“最佳報紙設計”(Best Newspapers Design)這些刊物中尋找靈感。

                  但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認為應該繼續在全國范圍內發行紙質版《華盛頓郵報》。當然,如果該報更改為一周一刊的話倒是可以繼續采用這樣的發行模式。需要指出的是,已經擁有著150年發行歷史的《紐約時報》早在2009年4月起就開始停止出版紙質報紙,該報也從而成為了美國第一家完全以網絡版代替紙媒的全國性報紙(事實上,該報目前在美國部分地區仍然提供印刷版刊物)。

                  對于像《華盛頓郵報》這樣的新聞媒體來說,媒體渠道數量擁有著無與倫比的重要性。而在當今的網絡時代,這就意味著該公司需要同時重視網頁、移動手機和平板電腦這三大平臺(就目前而言,《華盛頓郵報》在網頁端方面的表現還不錯)。

                  考慮到運營商的流量費用等問題,如果出版商無法在用戶的每月話費中整合訂閱費用的話,用戶通常不會愿意再進行付費訂閱,除非出版商能夠采用類似于應用內購買的訂閱模式。除此之外,傳統紙媒在抓住移動新趨勢的反應速度方面也遠遠比不上諸如Circa這類個性化閱讀應用。

                  目前,《華盛頓郵報》已經針對平板電腦推出了自己的在線應用。但是,這些應用大多只是將紙質版《華盛頓郵報》的內容轉換為PDF的形式讓用戶原封不動進行下載,然后再展開閱讀而已。而且,從我個人的經驗來看,下載PDF版《華盛頓郵報》的速度一直很慢,且經常會出現報錯的情況。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是出版商過分依賴PDF文本轉換技術,但這一格式其實并不適用于用戶進行快速下載,通常也不支持讀者針對數字內容進行互動、分享等操作。

                  更令人抓狂的是,即便是在應用端,出版商也依舊原封不動的保留了其紙媒端的版面布局、設計。考慮到在線端訂閱用戶數量的急劇增長,這一做法已經變的越來越不可取。舉例來說,《紐約時報》目前的在線訂閱用戶數為5000萬人,這一數字幾乎是其此前紙媒版每日訂閱量的50倍。因此,任何一款全新的新聞產品都需要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品牌標識,無論是在設計層面還是在技術層面都不應繼續原封不動的照搬20年前的風格。

                  創新之路

                  除此之外,貝佐斯在管理《華盛頓郵報》的時候還應該牢記一條重要的行業規律,那就是“紙媒的現代化進程總是由雜志行業所驅動的”。無論是在版面設計、市場營銷、廣告、發行形式方面(周刊、月刊等),雜志行業在過去幾十年來一直在驅動著業內創新。現在,隨著傳統紙媒的逐漸沒落,這些媒體公司在全面轉向數字化的道路上已經遇到了不少困難。比如,美國知名出版商康泰納仕(Condé Nast)集團目前提供的線上應用穩定性非常差,且僅僅包含了一些最基本的數字內容。

                  幸運的是,也有部分傳統出版商的這一轉型過程取得了一定成效,其中就包括美國知名商業雜志《FastCompany》、《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等。據悉,《紐約時報》即將針對平板電腦設備發布一款專門應用,該應用將包含許多特色板塊,甚至會加入類似于去年獲得普利策特稿寫作獎(Feature Writing)特別報道 《雪崩:特納爾溪事故》(Snow Fall: The avalanche at Tunnel Creek)的專欄空間。

                  可以肯定的是,《華盛頓郵報》需要在自己數字化的道路中完全摒棄過時的PDF展現形式,并開始針對iPad、Android平板和Kindle Fire展開有針對性的轉變。在這一方面,蘋果的應用商店和報刊雜志平臺內就擁有不少《華盛頓郵報》可以借鑒的元素。

                  當然,為了進一步激發創新,貝索斯也不妨同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創新公司Ideo(美國總統奧巴馬都曾指派政府工作人員專程來Ideo學習如何創新),或者其他一些在移動端展開了重大創新的公司展開雙向交流。

                  但就我個人而言,我則更希望貝索斯可以聘用諸如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央視新大樓設計者)這些頂級設計師以及曾負責為亞馬遜總部設計了一系列“生態穹頂”(biodomes)的NBBJ事務所。我們相信,在融合了以上各方的設計靈感和創意元素后,《華盛頓郵報》將有望繼續將自己卓越的新聞報道能力延續下去。

                  廣告:快杰云主機推廣

                  相關內容

                  編輯:Admin 時間:2013/9/26 7:43:30 閱覽:217   返回    
                  華盛頓郵報
                  數字報紙
                  掃描關注53BK報刊官網
                  掃描關注閱速公司微信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尚爱网